王江雨:孟晚舟引渡案法律与政治

王江雨:孟晚舟引渡案法律与政治
美国在2018年12月以引渡正在被查询的刑事案件嫌犯为由,经过加拿大政府拘捕了华为的首席财政官孟晚舟。依据1976年收效的《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引渡公约》(《美加引渡公约》),加拿大能够依据 美国在2018年12月以引渡正在被查询的刑事案件嫌犯为由,经过加拿大政府拘捕了华为的首席财政官孟晚舟。依据1976年收效的《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引渡公约》(《美加引渡公约》),加拿大能够依据美国的紧迫恳求抓捕嫌犯,但美国有必要在45天之内供给相关法令上的依据文件,不然加方就有必要放人。因为孟晚舟尚未被美国科罪,美方需求供给对案件现实的描绘、相关的法令规定、拟提起惩罚,以及美王法官签发的正式拘捕令。尽管孟晚舟已于最近取得保释,但接下来假如美国正式提出引渡要求,而被引渡人挑选提起司法审阅,引渡程序则或许旷日延年。就实体问题而言,《美加引渡公约》和加拿大本身的《引渡法》都有“两层有罪”的规矩 (the rule of double criminality)。据此,假如美国以被引渡人触犯了美王法上的某个罪名提出一项引渡恳求,加拿大一方有必要确认被引渡人的行为,依据加拿大的法令也构成相同罪名,才能够赞同美国的引渡恳求。美国此次对孟晚舟提起的罪名奇妙地做了包装,并没有直接以华为违背美国制裁伊朗的法案(大概是忧虑加拿大法令)为由,向加拿大提出拘捕恳求,而是指控华为诈骗在美国设有分支机构的世界金融机构,而孟晚舟从前代表华为亲身做出陈说,声明华为及其其时的子公司星通(Skycom)在伊朗的运营,没有违背美国的制裁令,据此孟自己的行为构成诈骗。依据加拿大本身的《特别经济措施法》(Special Economic Measures Act),企业与加拿大政府所制裁的国家(包含伊朗在内)进行买卖,的确构成违法;但与美国不同的是,加拿大不建议长臂管辖权,该法案的属人管辖权,只是及于加拿大国民。孟晚舟假如没有加拿大国籍,则不构成违背加国相关法令的前提条件。别的,依据《美加引渡公约》,假如引渡恳求所依据的罪名“具有政治性质“(is of a political character), 加拿大也应该回绝引渡。综上所述,基本上能够判别,假如加拿大在这个问题上依法行事,并且走完包含司法检查在内的全部程序,孟晚舟引渡案将是一个绵长而繁琐的进程。最终的引渡与否的决议,依然要由加拿大司法部长乔迪·威尔逊-雷布尔德(Jody Wilson-Raybould)依法归纳考虑法令、人权、政治等要素后做出,但被引渡人也依然能够向法院上诉。就美王法而言,这个案件在实体上还有一个很大的缺点,便是美国检方十分随便地“撩开公司的面纱”(Piercing the corporate veil),直接追查公司高管的个人职责。这在追查法人违法方面是稀有的现象,乃至能够说是对法令程序的乱用。在商业经营活动中,公司或企业违背法令法规的现象所在皆是,假如遭到有关司法部门的追查,企业也会承当相应的民事、行政和刑事法令职责。可是,除非企业高管或其他职工个人也直接违法,不然只会追查公司企业的职责,而不会罪及个人。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.萨克斯(Jeffrey D Sachs)所指出的,“美国很少因企业涉嫌犯下的罪过,而拘捕它们的美国或外国高档商务人士。企业管理者通常因个人涉嫌违法(如贪婪、贿赂或暴力)被捕,而不是所属企业涉嫌的不法行为。” 此外,“孟晚舟被指控违背美国对伊朗的制裁,但问题是,还有许多(美国或非美国的)企业也违背美国对伊朗和其他国家的制裁。例如,2011年摩根大通就因违背美国对古巴、伊朗和苏联的制裁,交纳了8830万美元的罚款,其首席执行长戴蒙(Jamie Dimon)可没被人从飞机上抓走并拘押起来。”(杰弗里.萨克斯:“美国的反华为战役”,译文刊登于《联合早报》2018年12月27日。)法令与政治不用相互扫除孟晚舟工作在我国激起强烈反响,言论的议论纷纷之中有两个观念具有代表性。一个说法是,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,这完全是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,是美国企图摧残我国高科技职业的暗斗行为,而加拿大在其间的人物无非是美国的“喽啰”,充任美国遏止我国的打手,因而我国应该上下一心,以强硬手法回应美国及其盟友的应战。第二种说法是,加拿大应美国之恳求拘捕孟晚舟,这完全是一个朴实的法令行为,我国不应该将该工作政治化,而是应该活跃应诉,尊重加拿大和美国的法令程序,信任他们的司法独立,所谓“用法治之战化解华为危机”。本文不评判这两种说法背面所躲藏的价值观念,可是,朴实从事理的逻辑和法令技能视点来看,这些说法尽管各自带着能无懈可击的“大义”,可是都混杂了不同性质的工作及其相关,并且也混杂了企业和政府各自的人物和功用。笔者以为,华为作为一个企业,有必要“在商言商在法言法”,走法令应对的路子,延聘律师将法令程序走究竟,全部依据美国和加拿大的法令力排众议。但就我国政府而言,并没有义务恪守美国和加拿大的法令以及美加引渡公约,我国以交际和政治的手法去应对是适宜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